我們是一群言語治療師。

 

幸運的人不會明白,能夠發聲也是一種奢侈,但我們感同身受。假若無聲者們能暢所欲言,可能那位中風的老婆婆就不需受到綁束,那罹患咽喉癌的先生就可親口祝福兒女的婚事,而那位讀障的小朋友,想必亦能展現他的才華吧。然而放眼香港,在街頭上、在馬路上、在窄巷裡的無聲者,你又看見了嗎?

 

誠如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於1966年所說︰「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反抗就是無聲者的吶喊。自2019年反修例運動以來,示威者有以死明志的、有墜樓身亡的、有身中實彈的,然而即使二百萬人走上街頭,當權者對渴求民主的訴求不單漠視不理,更選擇以蠻橫警暴血腥鎮壓。在眼下香港,無權者即無聲者,他們的聲音不被傾聽。

 

我們是一群言語治療師,我們自當與無聲者同行。

 

回望自九七以來,香港都潛藏着政治干預的蛛絲馬跡,即使言語治療業界亦無法獨善其身。以語言教學政策為例,從2008年強推「普教中」,至今年刪減中文會話卷的提議,都令人起疑政府有意削弱廣東話的文化地位。而在反修運動以來的警暴濫權下,人人自危,無人倖免。當看見安老院舍受催淚彈波及、學童回校遭警方無理截查搜身時,假若作為服務老幼的業界一員都默不作聲,只與自我噤聲無異。白色恐怖橫行之時,今日不勇於發聲,明天將再發不了聲。

 

我等理事定必與無聲無權者同行,捍衛民主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並敦促當權者回應五大訴求。在業界相關的議題上,我們當以爭取大眾利益為已任,善用專業知識以回饋服務受眾。我們不是「大台」,但求一盡綿力,以溝通平台和民主機制連結業界,回饋社會。希望將有一日,言語治療業界的聲音能在社會受到傾聽。

第一屆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理事會

2019年12月12日

理事會政治立場聲明

2019-2020年度理事會政綱

1/23
 
 

2019-2020年度周年報告

理事上任將近八個月。作為工會的第一屆理事,沒有前人種的樹供我們參考,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卻有幸感受到業界內互相幫忙鼓勵的溫暖。

誠如我們上任之初所言,我們一班理事有感我們該以「言語治療師」的身份為社會出一分力,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銳氣匆忙地成立了工會,招收會員,撰寫周年計劃等。我們確實沒有預料這一年迎接我們的會是接二連三在港爆發的武漢肺炎或是彌漫著白色恐佈的國安法。面對政權的陰險,在這沒有集體談判權、沒有真正的罷工權、或是健全議會的香港,任期內屢屢經歷有心無力的感覺。但求我們能在這動盪的社會裡問心無愧,繼續「為無聲者發聲」。

任期餘下一年,理事衷心感謝過往一年每一位會員的支持。你們的每一票、每一句鼓勵、每一個提議皆舉足輕重。願我們能在荊棘中砥礪前行,毋忘初衷。

 

2020-2021年度理事會政綱

踏入理事任期第二年,亦係最後一年。

回望過去一年,荒謬嘅戲碼依然每日上演。街頭抗爭嘅同路人面臨不公嘅審判、入獄、甚或流亡,唔少人失去前途、青春、人身自由、家人同摯愛。武漢肺炎疫情一波接一波,政府仍然堅拒封關,令香港人連父母最後一面都見唔到。民意授權嘅代議士再被DQ,再次證明議會只係個任人擺佈嘅橡皮圖章。隨住國安法實施,二十年嚟我哋自以為理所當然嘅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終告消失殆盡。政治審查日益嚴重,眾多民主派人士被高調跟蹤,周庭、黎智英等更被國安拘留。一夜之間,我哋都徹徹底底噉變成社會上嘅無聲者......

接下嚟一年,理事期望可以同大家一齊將抗爭融入生活嘅每一個角落,喺生活嘅每一個範疇都「與無聲者同行」。面對社會大眾被噤聲,但願我哋有好似幫助失聲患者發出聲音嘅堅持;面對真相被政權扭曲,但願我哋有對幫助語障小朋友用啱詞語嘅執著。幫助弱勢,企喺雞蛋嘅一方,係言語治療師嘅天職。未來一年,我哋會一齊謹守崗位,善用業界平台同專業身份不平則鳴。

我哋係一群言語治療師,正如即使我哋嘅訓練未必可以令患有失語症嘅婆婆即時以言語表達,但我哋仍然有責任去幫佢搵出合適嘅溝通方法。面對後國安法時代嘅我城我地,就算未能做到「為無聲者發聲」,但願我哋仍然能堅持「與無聲者同行」。

 

​聯絡我們

(+852) 5607-3858

香港九龍馬頭圍道37號紅磡商業中心B座1011室A2房

Copyright © 2021 The General Union of Hong Kong Speech Therapists All rights reserved.